权威心理咨询品牌深圳市心理咨询行业协会副会长单位
国际 EAP 协会中国分会理事单位
深圳市社会组织总会理事单位
心理咨询热线400-777-5880
0755-82985430
心无疆界(七)

  我们大多数人至今还很难相信,物体与能量,主体与客体,生命与死亡,仍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整体,就是因为我们对分界线过于认真。分界线原是对立世界的始作俑者。当我们说:终极境界乃是对立的统一时,实际上就是指:终极境界乃是无界限的境界

  可是,这种界限观念如此根深蒂固,很难摆脱亚当原罪的阴影,我们已彻底忘怀了界限的本质。在真实世界里,它根本不存在,只存在于制图者的想像里。当然,自然界中也有几种界限,例如海洋与陆地之间的海岸线,还有树叶的边缘,生物的皮肤,地平线,林界,湖岸,光影之界等等,自然界中充满了各种客体与环境间的分野,这些线与面确实存在,却和我们所认为的界限大意其趣。正如亚伦`华特常提的,分开水陆的海岸线,同时也是水陆相交之处。这些分界线,也是结合线,换句话说,这些分野未必是一界线,我们会逐渐看清,分野与界限二者不可混为一谈。

我们应谨记此点:分野除了分解以外,还有联接的作用,这才是自然界中线与面的真正意义及功能。它们在外表上虽然标出对比状态,内地里却结合二者。     我们所要强调的,就是:自然界中所有的分野,包括我们所制造的界限,不只分开相对的两面,同时将二者结合为一。换句话说,分野本身未必是分界线。不论是自然的,心理或理性上的分野,不止有分立的作用,还有结合的效果。那么,我们便可断言:界限纯属虚妄,因为它们企图分立不可能分开的东西。因此,现实中虽有种种分野却未必构成彼此的界限。

当我们只看到相对二物的外在差别,忽略了它们内在的不可分割性时,则具体的分野变成了虚妄的界限;当我们忘记了内在与外在同时并存时,则分野变成了界限;当我们只认出它的分立功能时,分野变成了界限。分野本身不是问题,只要我们别误会以为是分界线即可;我们能觉知苦乐的不同也无妨,只要知道苦乐是不可分割的循环即可。

因著人类远祖的原罪,我们继续亚当的大业,不断制造错觉上的分界线。我们从自然中的分野开始:海岸线,林界,地平线,石头的曲线,皮肤表层等等,进而制造心理,观念上的界限。籍着分界,我们想把世界整理出一个头绪来。我们逐渐肯定界限内外的不同:石头与非石头,快乐与不快乐,高与不高,好与不好之间的不同……

我们愈来愈注意外在的不同,而忘了内在的一体性,使得我们的分野愈来愈面临形成界限的危机,当我们为界限内的与界限外的存在个别定名,且执著于它的名称标签时,便大错已铸。因为界限内的字眼:如光明,上等,快乐,和界限外的字眼:如黑暗,下等,痛苦原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然后我们便能够把这些标签与它们相对的内涵划分出来,大做文章。例如:我可以造个句子:我要快乐句中并未提到快乐所包含的另一面。虽然在真实的世界中,快乐与痛苦是不可分的,我们仍能在言谈中,在思想中将两者分开。于是痛苦之别变成了分界线,而且深信不疑二者原是互不相属的,我们把它们当作两个对立的事件,再也看不到它们原本是同一件事的两种表现而已。怀特曾这样说过:于是,幼稚的心灵,再也逃脱不了它自己的偏见……注定得在二论的泥潭中挣扎一辈子:主观-客观,时间-空间,精神-物质,自由-必然,自由意志-法律。本来极其单纯的真理,顿时陷入矛盾与冲突中。人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因为原本单纯的一个已被他搞成了两个世界。

问题便出于此;我们为原本一体无间的自然界,划满了界限,制造出另一幅世界的蓝图,且迷失于其中了。语义学学者们常提醒我们:我们的文字,象徵,思想,概念只不过是现实的一张图片而已,不可与现实本身混为一谈,因为地图不是真正的疆域,就好比这个字无法为你解渴一样。可能我们活地图及文字世界里,常把它当作真实的世界,我们步着亚当的后尘,迷失在一个充满界限与地图的虚幻王国里。这些虚幻的分界线与所构成的对立世界,种下战争的祸根。

我们生活中的主要问题都是来自这种错觉,以为相对的性质或事物可以分开来个别处理忘了所有的相对性原是一个现实的两面。我们硬要把它分开,就像扯一条橡皮筋的两端,拼命用力地拉它,最后只能将它狠狠地扯断而已。

我们便不难了解,为何世上各大宗教或玄学传统,都视能够突破相对世界的假象者,为大彻大悟的觉者,就是因为他已由相对世界中解脱,不在为荒谬的人生问题所烦恼,更不受人世的敌对纷争所骚扰。他的宁静不是用彼岸来压此岸,他超越两者之上,不在以善制恶,而是彻底超越善恶。不在以生制死,而是处于超越生死的大觉之中。要诀即在于他们不在分开两边而执著善者,而是融合正反两面,他们能升华至一种境界,不只超越,而且包容两边。这就是一体意识,我们留待后文讨论。此刻我愿引述印度经典为旁证:(真正解脱不是逃避负面人生,而是由相对世界中解脱出来:随遇而安,超越对立,嫉妒不生;无得无失,虽有作为,不受缠缚;多欲无嗔,大自在人。不系两边,烦恼永息。

不系两边,套进西方的宗教术语,既是天国临世,可惜一般传教士已忘失了它的真谛。天国并不像他们所描述的,是一切好事的总合,没有任何负面。根据伪经圣多玛斯福音;天堂是领悟出无二的境界:

他们问道:我们变成了小孩子后,就能进入天国了么?耶稣回答他们说:当你能够化二为一;以内为外,以外为内;以上为下,以下为上,当你能视男女为一性,你便能入天国。

这类论点,在各宗教间不胜枚举。它们都指向一个共同的结论:终极实相乃是相对的统一。由于我们多划的界限,已将现实分割为无数对立,故各宗教宣称:终极实相不受分割对立现象所染。这等于说:终极实相是超越一切界限的。无二的实相,也就是无界限的实相。

因此,若要解决人间的敌对纷争,首先应该舍弃一切界限观念,不再以进步为理由,彼此竞争对峙。战争肇始于人类过分执著于彼此的界限,我们先根治这虚幻的界限观念,才能治好人间的痼疾。

也许我们会问:如果所有的相对都融为一体了,人类追求进步的冲劲岂不也跟着消失了吗?但愿如此!毕竟那山总比这山高的错觉,使人类永远快乐不起来。开始我要证明一点:我并非反对医学,农业,科技的发展,只是想打破人们的幻想,以为它们能带给人类幸福。只要我们能看破所有界限的虚妄,我们当下便能看见亚当堕落前的世界真相:宇宙原是一个有机整体,对立中的统一,此起彼落的韵律,人类方能安于我们无常动荡的存在处境。直到所有的对立融为一体,分歧变成和谐,战争化为舞蹈,敌人变成友人,我们便能与整个宇宙为友,而不老是仅取一半而已。

推荐资讯
更多优秀导师